快捷搜索:  阿斯蛋糕  第四届  臭脏黑  88888[]  88888!(()  88888  88888/  辛苦

聚焦大健康,今年企业领袖年会的代表们都说了啥?

  12月2日,“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落下帷幕,国内大批明星企业家纷纷现身。本次年会“采撷”了各行各业,议题更是跨越时间与空间维度,高频呼出“政策变革”、“产业链重构”、“企业转型”、“技术创新”等一系列时代性论题。期间,“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美版治癌广普药”、“科创板”、“处方药外流”等热门词汇也一度飙入年会热榜。

  健康话题最能撩拨“痛点”,此次年会上,美年健康董事长俞熔、瑞尔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邹其芳、重庆博腾制药董事长居年丰、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俊峰、松禾资本合伙人袁宏伟首次同台对话,康复之家创始人、董事长柏煜继续担任大健康版块金牌主持,集中解析了2018年健康圈的最热门。

  热门一:资本市场如何看待“科创板”

  2015年底,上海股权交易中心设立“科创板”,试点推动全国科技金融改革创新,多年过去,“科创板”在大健康产业里如火如荼,并被资本市场给予了特殊待遇:不看短期利益,更寄予长线厚望。

  袁宏伟认为,大健康产业较为特殊,尤其在创新药、生物药领域,其经历的过程非常长,投入的资本非常大,但是短期内很难看到利润。“但我国产业最缺的,就是原创技术创新”, 她表示,我们不一定要像美国、香港的投资市场一样宽松,因为国内市场“韭菜多”(非专业的投资人多),如何使得资本方能够放远眼光,又不至于血本无归,这就需要行业制定出一个不同于其他科创行业的衡量标准。

  袁宏伟直言,在未来,对于创新技术型企业挣不挣钱不重要,值不值钱才是关键,而且这样的企业不管走到哪一步,都是值钱的。

  热门二:人工智能时代的“数据应用”

  作为健康体检界的头号人物,俞熔表示,数据应用需要把握两个原则,第一个是客户优先原则,我们先要满足客户的刚需,比如研究体验报告背后的含义、逻辑、评估、风险,所有的数据应用都要以客户健康分析为前提;第二是通过数据分析提升体检本身的质量和效率。例如影像是目前人工智能突破最大的领域,应用磁共振影像数据就可以为脑健康做预测,再比如,阿尔兹海默症和老年健康的风险预防难度比较大,但完全可以投入数据建立早期模型,甚至可以带动一些重点、高危的慢性病的技术创新,这对于国家和企业非常有利。

  对此,柏煜认为,所有数据都还应该建立在保护顾客隐私的前提下,因为对于民营企业而言,数据安全关乎企业声誉和存亡,因为数据既是消费者的生命体现,也是大健康企业未来发展的新生命。

  热门三:如何看待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上月,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这对双胞胎基因经过修改后可天然抵抗艾滋病。一石激起千层浪,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一度引发轩然大波。

  对此,在新药研发领域的居年丰表示,需要从技术角度、伦理角度来看待事件。从技术角度讲,未来10年,在制药领域最大的技术突破就是基因编辑技术,尤其在对抗肿瘤上会有快速发展,并且已看到成效,但是目前基因编辑技术应用最广的还是对治单一基因引起的、因果关系非常明确的罕见病,而此次事件却用在了预防艾滋病病毒上。我们可以承认CCR5基因对抗艾德病病毒确实有效,但将此基因敲除以后,对人体会引发多大的负作用,却没有任何数据支撑,安全性更难以保障。

  “如果你不是用于治疗艾滋病,而是用于所谓的‘预防’,即使从新药研发的角度来看,都是完全不适当的,更不要说用于胚胎的基因编辑。”居年丰还表示,基因编辑技术在未来有可能会改造人类,但一定以安全、强大的技术以及高度管制的政策为前提。

  热门四:广谱抗癌药是真是假

  上月,美国FDA正式批准上市可治疗17种肿瘤的Vitrakvi抗癌药,有报道称,该药物对癌症治疗率高达75%,是有史 以来第一款与肿瘤类型无关的“广谱”抗癌药。

  对此,居年丰解释到,该药物是针对一个基因靶点的抗癌药,确实有75%的缓解率,但这个靶点在所有肿瘤当中只占1%—2%左右,并非是所谓的“广谱药物”。 居年丰分析称,从科学突破的角度来说,癌症的本质实际上是由某一个基因靶点引起的,无论癌症出现在哪个器官上,只要是其引起的,药物就有高度的有效性,但如果不是这个靶点单一引起的肿瘤,治疗效果就非常有限,因为肿瘤和艾滋病不一样,艾滋病治疗相对简单,这就是为什么根本没必要进行婴儿的基因编辑,而肿瘤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疾病,人类如果真的要治愈肿瘤,还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热门五:处方药外流到底乐了谁

  自去年起,国内多地开始逐步实行“医药分家”政策,于此同时,处方药外流的呼声也随之越发高涨,但有人担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连锁药店或成“第二个售药医院”。

  对此,作为国内知名投资机构代表,王俊峰认为,从投资角度看,目前连锁药店估值处于高位,缘于资本推动导致,在未来,随着政策放开,医药渠道多元化发展,资本市场对于连锁药店的估值将逐步回归理性。从长远看,国内连锁药店仍然需要持续整合,50亿将成为准入门槛,其以下规模的药店将几乎失去价值。

  王俊峰还表示,未来处方药外流后,其流出的市场份额未必全部收入实体药店囊中,因为线下虽有指导价格,但仍然无法避免药店在售药过程中的趋利现象,消费者自然留有“心眼”,而对于在运营成本上占据先天优势的医药电商而言,药品质量公开、药价完全透明、更加利国利民,受患者的欢迎程度自然也将更高,未来医药电商有望成为处方药外流的最大承接渠道。

  柏煜预测,目前国内具有盈利能力的医药电商仅存5家,未来或是国内处方药零售的强大玩家。

  (以上内容,根据“中国企业领袖年会—风口上的大健康产业尖峰论坛”上的嘉宾发言内容整理,有所删减。)

  (免责声明:中国青年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