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阿斯蛋糕  第四届  臭脏黑  88888[]  88888!(()  88888  88888/  辛苦

朝阳群众”现身?途歌老总被围堵,北京或已无车可用

自从途歌爆发大规模退押金事件后,许久未现身的途歌CEO王利峰日前遭遇围堵。
 
据财联社报道,1月2日,王利峰在北京朝阳区十里堡附近遭途歌用户围堵。事情发生后,王利峰和途歌用户方均有人报警,随后王利峰与四五十名途歌用户被带至六里屯派出所协商有关钱款事项。不过,协商8小时左右未出结果。
 
王利峰承认途歌确实没有做到正常退押金,原因是公司的经营遇到了问题,并称会对每一分押金负责。
 
 
图片来源:每经图片库
王利峰遭围堵
 
应该没有人会想到,许久没露面的王利峰会以被围堵的状态出现在公众面前。
 
由于王利峰被围堵地点出现在北京市朝阳区,网友纷纷调侃:“不退押金,‘朝阳群众’都看不下去要出手了!”但从现场拍摄的视频来看,前来围堵王利峰的主要以途歌员工、供应商和用户为主。
 
在围堵现场,虽然王利峰一再强调会退还押金,但现场的用户似乎更关心退押金的时间。按照王利峰的说法,目前途歌从三个渠道接收用户退押金的申请:一是app线上申请;二是用户通过工商主管部门的投诉;三是用户在途歌办公地的线下申请。不过,退还押金的唯一的顺序以“app的信息为准”。
 
2018年12月,一位途歌工作人员在途歌总部向NBD汽车出示了退押金的登记表,表上写着姓名、联系方式、情况说明、预计退款时间等,当时已有厚厚的几十页登记名单。按这位途歌工作人员的说法,途歌只能保证每天给15个用户退押金。
 
王利峰却声称,15个名额是途歌给登门的用户优先权,并不是每天只退15个。现场有用户高声反驳:“自己提交的退押金申请在去年10月24日审核成功,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到帐,去途歌总部申请时,前台登记的信息显示要排队到今年的4月30日。”一位途歌运维人员曾向NBD汽车透露,途歌在全国的注册人数已达300万。
 
“你没有诚信!”围堵现场,一位待退押金的用户高声说道。
 
此前为了应对越来越多前来退押金的用户,途歌2018年12月18日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则《关于TOGO途歌退押金提醒》称,对于涉及线上线下押金退还的用户,途歌会在核实完毕后依照顺序进行退款。
 
但截至目前,面对越来越多前来退押金的用户,王利峰只能一再保证退还。但似乎这句保证,在巨额押金面前显得异常苍白无力。
 
北京已无可用“途歌”?
 
押金难退的同时,途歌的运营车辆也在变少。
 
在1月2日的围堵现场,王利峰称,途歌在北京最多的时候有(运营车辆)1800辆,现在还有不到300辆。
 
1月3日,NBD汽车登陆途歌官方APP搜索发现,北京市均显示“您附近暂无可用车辆”。
 
不过,目前途歌的APP依然可正常注册,注册成功后还能收到优惠券。“要是车多能用也好,关键是又没车还不退押金。”途歌维权群中的一名用户说。
一位曾体验过途歌的用户对NBD汽车说,“自己原来在公司楼下总能看到停着几辆途歌的车,现在也不见了。”
 
不止是北京地区,西安地区也有用户向NBD汽车反映:“途歌之前在西安市区的车辆还能随处可见,这一个月忽然就消失了。”据了解,途歌已经入驻的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西安等地。
 
针对该情况,NBD汽车试图多次联系其人工在线客服,均显示“排队中,排队60多个”,400客服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途歌正在调整中
 
按照王利峰的说法,途歌目前正在经历“大调整”。
 
这个调整除了涉及企业组织架构、业务模型及运营层外,还涉及车辆、员工、地勤等多个层面。“目前北京市场上保留下来的不到300辆运营车辆会继续运营,随着途歌问题的解决,我们会继续投入运营车辆。”王利峰说,他会坚持把途歌做好。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随着待退押金的用户越来越多,再加上运营车辆的停滞,途歌的困境正在加深。
 
2018年9月,途歌忽然撤离南京市场。事后,王利峰坦言运营成绩并不好,途歌从2018年3月开始在南京试运营,到6月底已经处于半停滞状态,7月份开始清理后续业务。彼时,大家都以为这只是途歌的一次战略性撤退。
 
随后,途歌宣布获得千万级美元B2轮融资,这让外界更加相信,途歌挺过来了。不过,随即爆发的大面积押金问题,让人们意识到:途歌可能真的出现问题了。
 
与途歌当前面临的危机相比,在1月2日围堵现场,王利峰却显得很冷静,这或许与其之前的从业经历密不可分。
 
公开资料显示,王利峰曾是摇摇招车联合创始人。摇摇招车曾是滴滴的劲敌,滴滴创始人程维在一次分享中谈道:“你遇到像摇摇招车这样出手狠辣的对手,一定要动脑筋、拼执行,想尽一切办法去赢。”
 
2015年,摇摇招车在与滴滴的争夺中落败,从此退出市场。也是在同一年,王利峰创办了途歌。时隔三年多,途歌难道要面临和摇摇招车同样的结局?
 
共享汽车EZZY倒闭时,创始人付强在复盘EZZY失败的原因时说,“过高的运营成本拖垮了我们”。他打比方说,“如果一个用户一单支付了30块钱,那么背后的成本很可能是60块钱。因为我们每做一单都要赔钱,公司融来的钱很快花完。”这就是共享汽车的核心困境,途歌或许也无法避免。
 
每日经济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