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阿斯蛋糕  第四届  臭脏黑  88888[]  88888!(()  88888  88888/  辛苦

为了限制土耳其和乌克兰,俄国建立了强大的舰队

NO.811-俄国黑海舰队

作者:Grasimov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最近俄乌局势相当紧张,问题的关键,还是克里米亚的主权问题。三年前,普京在俄国家电视一台摄制的《克里米亚:回归之路》纪录片中,明确阐述了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历史悠久、无可争议”的主权:


自古以来

但对俄罗斯和普京而言,克里米亚,需要一个坚强的守护神。

这个守护神就是俄罗斯黑海舰队。如果说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南部之锚”,那么黑海舰队,就是“克里米亚之锚”。今天的文章,让我们一起走进俄黑海舰队。


帝国南疆


俄罗斯只有两个盟友——陆军和海军

自罗曼诺夫王朝开启“扩张之路”以来,俄国就十分重视强大海军的建设。从17世纪末开始,沙俄兵锋西抵波罗的海、南接亚速海-黑海,特别是在南方,彼得大帝两次远征尚属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辖区的克里米亚和亚速,开启了俄海军建设之门。

此时扩张中的俄罗斯有三个心腹大患

北面与称霸波罗的海的瑞典争夺出海口

西面肢解外强中干的波兰-立陶宛

南面与奥斯曼帝国争夺黑海霸权


在第二次俄土战争远征亚速期间(1695-1696年),为支援陆军攻城行动,彼得大帝临时建立了亚速海舰队。这支有近30艘大型战船的舰队在协助陆军攻克亚速要塞的战斗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此后不久俄罗斯海军宣告诞生。

入黑海,首先要入亚速海


“俄海军始祖”亚速海舰队的建设得到了彼得大帝的高度关注。他不仅为舰队在俄南方的塔甘罗格安排建立了基地,还为舰队添置了近60艘大型战舰。拥有了南方前进基地的亚速海舰队很快便将行动范围扩展到了黑海,成为了早期“不挂名”的黑海舰队。

东欧、巴尔干、高加索、小亚细亚

组成了黑海的不同海岸

要完全控制环黑海地区非常困难

而控制黑海也是为了南下更加复杂的地中海世界


然而,彼时的俄军不仅要在西线与瑞典军队交锋,还要在南线与土军鏖战,双线作战使俄军无法集中精锐力量控制亚速海沿岸全线,最早的黑海舰队命运并不好。

此时的奥斯曼帝国离自己的巅峰状态尚不遥远

俄国要轻易击败奥斯曼仍是很困难的


1710年,整装待发的土军向亚速要塞发动了突然袭击,兵不血刃地夺取了塔甘罗格港。一年后,带兵强渡普鲁特河失败的彼得大帝被迫签订了《普鲁特和约》,将1696年夺取的南方土地全部“退还”奥斯曼帝国,这其中就包括塔甘罗格。

伸向亚速海的塔甘罗格港


失去了母港的亚速海舰队——最早的“黑海舰队”,就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黑海舰队的再建要等到18世纪中叶、女皇伊丽莎白一世执政时——她在位22年期间,俄土两国罕见地未发生大规模战争。依靠在第四次俄土战争(1735-1739年)中重新夺回的亚速要塞及亚速海西北沿岸区域,女皇可以放开手脚兴建船坞、组织舰队,不过黑海的制海权仍在奥斯曼手中。


到第五次俄土战争(1768-1774年)爆发时,俄国在陆地上击败了奥斯曼及其盟友,而海上则调遣波罗的海舰队远道而来进入地中海从南面袭击并在切什梅海战中大败奥斯曼海军,进而封锁达达尼尔海峡,南北两面的胜利最终迫使奥斯曼屈服。

俄国从此拥有了刻赤海峡的控制权,并将克里米亚纳入其“保护”范围之内,这使俄海军真正拥有了自由进入黑海的权利。

一条浅浅的刻赤海峡

俄罗斯用了接近一百年才拿到手


1783年上半年,俄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先后下达了三道影响至今的圣旨:

4月初,将克里米亚并入俄国版图;

5月初,以亚速海舰队为主体正式组建黑海舰队;

6月初,将半岛西南部的阿赫季阿尔湾克森尼索城改建为要塞和军港。

新的阶段,心腹大患还是老朋友


一年后,叶卡捷琳娜二世将此地更名为塞瓦斯托波尔(希腊语,意为“雄伟的城市”),并钦定此地成为黑海舰队的司令部。

克里米亚——黑海舰队——塞瓦斯托波尔,从此紧密相连,再未分开。


真正的“海军陆战队”

成立235年来,地处欧亚接壤要冲之地的黑海舰队遍识对手,见得太多了,实战经验非常丰富。舰队一长串的对手里,囊括了成立伊始时期的“老冤家”土耳其海军、法国海军、英国海军,以及一战时的敌人奥匈海军、德国海军,直到冷战中激烈对峙的美国海军。

塞瓦斯托波尔人民见多识广


可以说,由于“出生选位”过于敏感,黑海舰队生下来就被迫选择了“hard模式”。然而,这也就此锤炼出黑海舰队官兵过硬的战斗本领,特别是其强大的“海军陆战能力”。

源于19世纪中叶的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沙皇尼古拉一世在1853年发动了第九次俄土战争,意图将触角伸向地中海。但他显然没有想到,英法对此非常敏感,派兵助战奥斯曼帝国,俄军很快就陷入了被动。

画家弗朗茨·鲁鲍德笔下的

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1904年作)


在海上,面对两倍于己的联合舰队,黑海舰队在英法联合舰队进入黑海后被迫龟缩于塞瓦斯托波尔,其战舰充当“海上浮动炮台”,背靠要塞进行还击。此外,司令纳希莫夫还亲自下令,凿沉15艘舰船以阻塞港内航道。

矗立于水中至今的塞瓦斯托波尔沉船纪念碑

是为15艘沉船之纪念


从1854年9月中旬到1855年8月底,在四面被围的艰难条件下,舰队官兵死守阵地不退。战斗中,舰队司令纳希莫夫中将、参谋长科尔尼洛夫中将先后阵亡,俄军最终以10.2万人的巨大伤亡及黑海舰队的全军覆没换得了“保有尊严的有条件投降”。

战后签订的《巴黎和约》规定,克里米亚依旧属于俄国,但俄必须拆除在黑海沿线地区的一切军事设施,并不得造舰驻军。

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将士纪念碑


到了苏联时代,自1921年舰队复建(1918年曾集体自沉一次)以来,由于缺乏大型水面舰艇,黑海舰队的职责范围仅限于防卫苏联黑海沿岸区域,很少到达黑海南岸,遑论进出地中海。同时,舰队为要塞配备了305毫米大口径炮,进一步突出了“陆战”色彩。

俄国独家兵种“水熊”


撞到枪口上的是1941年的德国人。纳粹第11集团军遇到了人称“黑死神”的上岸水兵,他们拿起波波沙冲锋枪、莫辛-纳甘步枪,肩跨子弹带离开战船,和岸上的陆军兄弟们并肩作战。

身经百战的样子


尽管黑海舰队的水兵先后两次打退德军的进攻,但他们仍比先辈略逊一筹——这一次,塞瓦斯托波尔的失陷速度略快于1855年,苏军只坚持了7个月,但留下来的水兵依然转入地下与德军做斗争。

此后,黑海舰队的水兵还参加了刻赤登陆战、高加索保卫战等大型战役,并于1944年5月和乌克兰第四方面军共同解放了塞瓦斯托波尔。

战后,塞瓦斯托波尔获得了“英雄城市”荣誉称号,而黑海舰队的水兵们,也因光辉的“陆战史”而千古留名。

塞瓦斯托波尔获得的英雄勋章


即便在苏联解体后,俄黑海舰队依然保有一支独立的海军陆战团。在车臣战争期间,就是这支部队开赴反恐前线,痛击恐怖分子,像先辈一样经受住了实战的考验。

黑海舰队海军陆战团接受检阅


克里米亚“回归”之路上的黑海舰队

1965年,黑海舰队被授予“红旗勋章”,舰队进入了快速发展期,大批新型远洋战舰加入舰队,这使其活动范围逐渐从黑海扩展到了地中海。到苏联解体前,黑海舰队共有各型舰艇833艘、飞机150余架、舰载直升机85架,总兵力约8万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1954年5月,为纪念俄乌合并三百周年,在赫鲁晓夫的授意下,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下令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当时,谁也未曾想到,这一再正常不过的“省市辖区重新划分”,给日后俄乌两国的深重矛盾埋下了伏笔。

苏联解体后,地处克里米亚的黑海舰队立刻被卷入到了“分家”的漩涡中。俄首任总统叶利钦与乌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争先恐后地向黑海舰队发号施令,官兵一时间陷入了迷惘,不知该接受谁的领导、听谁的指挥。

结果就把几百年的战果都吐出来了


从1992年-1997年,经过六年艰苦而漫长的谈判,俄乌两国才完成了舰队瓜分。其中,克里米亚作为具有一定自治权的共和国仍属于乌克兰,俄乌两国分别占得苏联黑海舰队舰只的80%和20%;俄乌海军共用塞瓦斯托波尔基地,但俄要向乌每年支付一亿美元上下的租金,且到2017年必须搬走。

反而是乌克兰政府搬走了


2014年初,乌全国因“颜色革命”陷入了动荡,克里米亚同样受到了波及。当年2月22日,亲西方的乌新政府成立后,普京立刻作出了出兵克里米亚的决定。而黑海舰队正是急先锋,在时任舰队司令亚历山大·维特科上将的指挥下,舰队先后完成了营救乌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封堵乌海军舰队、肃清克里米亚乌军、遏阻北约军舰靠近克里米亚等多项任务。

结果就是克里木被俄罗斯实际控制

乌克兰东部几个州则高度倾向俄国


在俄黑海舰队的整个行动过程中,尤为精彩的一环是针对乌海军的围堵与劝降。

为防止乌海军逃离,维特科下令凿沉退役巡洋舰“奥恰科夫”号,封锁了阿赫季阿尔湾出海口。随后,他跳上乌海军舰艇,并向其官兵承诺:只要在俄黑海舰队服役,他们的军衔军龄、工资奖励将如数保留。

“我们让乌克兰海军落入了我们的陷阱中”


一片混乱下,大批乌海军临阵倒戈,其中甚至还包括当时刚赴任的乌海军总司令别列佐夫斯基少将,彻底肢解了乌黑海舰队。据乌军事检察院2016年4月对维特科发出的指控,他组织的行动给乌造成了超过1万亿格里夫纳(约合人民币2564亿元)的损失。

对此,俄当然不予理会,维特科还在此后被普京授予“俄罗斯英雄”称号,并在今年年中调任圣彼得堡出任俄海军副司令一职。

2014年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后,

维特科上将于塞瓦斯托波尔胜利日阅兵式上

检阅黑海舰队官兵


他更大的贡献在于,俄成功收回克里米亚,每年一亿美元的基地租金就可以为舰队添置家当了。近四年来,舰队共接收了50余艘新型舰船,舰队的航空兵及岸防部队也接收了大批新型战机和岸舰导弹。

把美国军舰屡屡“吓”出黑海的

“棱堡”反舰导弹系统


“伊万·安东诺夫”号扫雷舰

于2018年底正式赴黑海舰队服役


但舰队的复兴之路仍然遥远,以俄罗斯目前的经济能力,想让黑海舰队成为南方的强力抓手仍然力有不逮。但黑海舰队在可见的未来继续获得大力扶持仍然是可以想象的。

对俄而言,“神圣的克里米亚”(普京语)始终需要黑海舰队的守护,而南下寻找暖水出海口这一光荣、伟大却始终无法实现的使命,依然需要黑海舰队去承载……

俄国五大舰队

永远少不了黑海舰队


参考文献:

1、扎伊采夫·雅罗斯拉夫:“从大国认同观点谈:乌克兰危机中的克里米亚事件”,《俄罗斯研究》,2017年第6期

2、“俄罗斯黑海舰队换帅”,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018年6月26日

3、尼古拉·利托夫金:“俄罗斯积极更新克里米亚军事部署”,透视俄罗斯,2017年4月26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